首頁 | 看世界 | 健康養生 | 中老年廣場舞 | 休閑愛好 | 作品展示 | 中老年時尚 | 老年人活動 | 中老年用品 | 老年權益 | 退休網 | 歷史秘聞 | 老年游 | 佛教網 | 養老網
老人癡迷收藏奇石 76歲老人近20年來已藏石300余塊,其中“西游記”讓人大開眼界。
老奶奶可硬舉115公斤 80歲的老奶奶是一名健身達人,她每周健身4次,能夠硬舉115公斤。
老人自駕2萬公里看女兒 80歲奶奶為看到女兒,自駕2萬公里從南非自駕到倫敦。
楓網
您現在所在位置:首頁 > 知青頻道 > 知青故事

下鄉女知青故事:“例假”修水庫致腰肌勞損

發布時間:2013-07-22 16:57:12  來源:創作評譚

17.jpg

本文摘自:《創作評譚》2007年第02期,作者:孫建平,原題為《潦河源:我的知青生活》

剛下鄉時是冬閑。冬天的農田很頹廢,像產婦,疲倦、慵懶、滿足,散發出陳舊的血腥味兒。南方的農村冬天雖然沒有活兒,但農民不貓冬,而是在響應上級的號召,熱氣騰騰地大興水利。“‘八’字頭上一口塘,兩邊開渠靠山塘,中間一條機耕道,新村建在山坡上。”這是當年贛地社會主義新農村的宏偉藍圖。

修建“三忠于”水庫,是紅旗公社的百年大計,是落實毛主席“水利是農業的命脈”的具體行動,每個大隊都得派人參加。浪底大隊海拔高,受不了益,大隊書記和革委會主任一合計,便把六個小知青也充當勞力派到水庫。

這可不是湊人頭數,每個大隊的土方任務都定死了的,完不成就是對抗毛主席他老人家,十惡不赦。大隊的民兵隊長是我們的頭兒,他說,這次挑塘泥就是考驗你們是不是毛主席的紅衛兵。還有,考驗你們的勞動能力,將來評工分就以這次的勞動表現為依據。

兩項考驗都非同小可,是不是毛主席的紅衛兵是政治生命;評工分則涉及到身家性命。男勞力滿分一天十分,女勞力滿分一天六分,得多少分就在評判時一錘定音,秋后,就按你的工分基數分紅。

江南的冬天總是陰沉沉的,像寡婦的臉,動不動就下淚。工棚是板壁搭成的,地是潮濕的,墻是潮濕的,被褥也潮濕得擰得出水。挑了一天泥巴下來,濕冷的被褥是我們的洞天福地,累極了,臉也不洗,沖沖腳就上床蒙頭大睡,早晨在筋骨酸痛中醒來。

這是我一生中勞動強度最大的日月。潦河源是紅土區,細膩的紅土被水浸透,再被無數雙腳踩踏,成了一坨坨粘性極大的膠泥。我穿著沾滿泥漿的小花襖,褲腿卷到小腿肚上,腳蹬黑帆布膠底勞動鞋,肩頭挑一擔濕乎乎的爛泥巴,在滑溜溜的山坡上小心翼翼一步一滑下坎,又吭哧吭哧一步一滑上坡。

女知青中我年齡最小,個頭卻不矮,胳膊腿雖細,腰桿卻有勁。我讓鏟土的大叔再多裝些,大叔說,別逞能,身子骨還嫩哩。我說沒事!一是我想用實際行動來證明城里女娃也有不嬌滴滴的;二是我沒有退路,我必須拿到滿工分來養活自己。離開家門時,繼母如釋重負的表情告訴我,我再也不能回到那個家了。

挑了一天泥巴,右肩紅腫了,第二天扁擔一碰就疼得鉆心,我便改用左肩挑。白天我咬著牙挑,夜里兩個肩頭都火燒火燎地痛,腿也痛腰也痛,渾身都痛。我用被子捂住嘴,淚水往肚里咽。那時的女孩子以堅強為榮為美,不像現在,三十歲的女人了,還用奶瓶喝水。

一個月后,疼痛緩解了,肩頭磨破的皮結痂了,變厚了,摸上去硬邦邦地結了一層繭。我還學會了換肩,一擔泥巴晃晃悠悠地挑著邊走邊輕輕一抖,扁擔就從右肩抖到了左肩。我不滿足挑一擔了,又領了兩個畚箕,裝了泥壓上。我挑著雙擔在人群中飛奔,引起了工地領導的關注。第二天,喇叭里一個激昂的女聲在哇哇叫,同學指著喇叭笑著說,在說你呢!我駐足聽聽,廣播里果然在喊我的名字,說知青隊伍里有位挑雙擔的鐵姑娘,在用勞動的汗水沖刷小資產階級的脂粉氣。

我一下子出名了。出了名的我像是騎在了虎背上,即便在女孩子稱作“例假”的那幾天,也照樣踩泥水、挑雙擔。我第一次為名所累,嘗到了“名”后面的苦澀。在后來的歲月里,我一直比較低調地處世,就是懾于在水庫逞能的后果。

女知青最終離開“三忠于”水庫,是因為一件意想不到的齷齪事。

到水庫三個月了,一直沒能洗澡。出了熱汗漚干,身上都餿了,伸手一搓,往下直掉泥條。女孩子受不了了,一天傍晚,找老鄉借了三個木盆,央求食堂的大師傅燒了一大鍋熱水,躲在工棚油燈下洗澡。那天天很冷,工棚里的溫度與外面相差無幾,但我們很快樂,我們一邊往赤裸的身子撩熱水,一邊嘰嘰呱呱笑鬧。工棚的門用麻繩拴緊了,窗戶也關上了,但我們疏忽了板壁縫隙,就在涂上肥皂之際,我們聽到了一陣奇怪的窸窣聲,我看見一指寬的板壁縫隙里有一長排賊亮的眼珠子,有男人在偷看我們洗澡。

我尖聲大叫了,帶著肥皂泡沫躥上床,鉆進被窩哭了起來。兩位女同學也裹著被子大放悲聲。

領導暗中查了一番,沒人承認做了缺德事,此事不了了之。但十幾歲的大姑娘,無論如何也受不了這樣的羞辱,在領導的同意下,三位女知青于是連夜提前從工地上撤了下來。

“三忠于”水庫的幾個月,成為我的一段刻骨銘心的經歷。十五歲的那年冬天,在戰天斗地的磨礪中,在血水汗水和淚水的浸泡下,我由走資派的嬌小姐轉變成“五七”戰士鐵姑娘。在后來的工分評測中,我是女知青中唯一拿到滿分的人。與贊譽和滿分相隨的,是相伴了我終生的頑疾——腰肌勞損。

許多年以后,我曾重返“三忠于”水庫。當年的工棚不見了,新村也成了廢墟,強制遷居的村民又陸續回到了掩埋祖宗骨骸的故園。被砍伐殆盡的山坡上,有稀稀拉拉的馬尾松長了起來。我們壘起的大壩還在。那條撒下我的汗水、印下我的足跡的機耕道還在,但已坑坑洼洼破爛不堪了。水庫里還有水,藍天白云倒映在水面,清澈、晶瑩、水平如鏡,幾只點水的蜻蜓飛過,蕩起幾圈漣漪。山谷真是靜謐啊,昔日喧騰的勞動號子逝去了,昔日改天換地的豪情湮滅了,無聲無息,就像我火熱而艱辛的青春歲月。

一陣山風襲來,滿眼草木飄搖之際,我突然無法遏制地淚流滿面。 

返回楓網首頁>>

【責任編輯:蘇菁 】
更多
關注楓網微信
關于我們 | 聯系方式 | 招聘信息 | 廣告服務 | 服務條款 | 網站地圖 | 我要投稿 | 友情鏈接| 快樂老人報廣告刊例
Copyright 2010-2015 快樂老人產業經營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
ICP備案號:湘ICP備10007000號 湘公網安備 43010302000210號
上海普陀股票配资公司